幾米

幾多故事最後,愛人仍然同一個。

眉毛啊!我的眉毛毁颜😩😩😩

你再来时,我已经枯萎
无枝 无叶,无依也无靠。
我的心碎了一地,我自己捡起来,割破了双手

孤獨守著看不見的你,或者孤獨失去守不住的你。愛情,怎麼可能會沒有悲傷。

樓上的夫婦又開始震天動地地爭吵,每到三更就瘋狂的做愛,第二天若無其事的出雙入對,啟動摩托車載著妻子飆然而去。而我,每天每夜數著時間,一分一秒過去,安慰自己,一個人要好好吃飯,好好睡覺,好好微笑。沒有人會理解的孤獨,我已經掏空,已經夠仁至義盡了,希望日後尋找的開心,都是上帝給我應得的饋贈。

開著燈,你並不是唯一為此付出代價的人。

我們愛過嗎?只是睡過吧。

我問午夜天空時
星星只閃閃發光
隱沒入我溶化的心黑色湖水中
我只能隨波逐流
天使會給我回眸一瞥嗎?
會濺洒在我心的周圍嗎?
初冬的風輕輕拂掠水波
呼喊著我進入黑暗中
以那冷若冰霜的雙眼
我逐漸地變成
帶著刺鼻惡臭
無人接近的小河

後來我覺得遇上誰真是太幸運,但其實之後的生活他們都沒有參與⋯⋯。

有種難過到想吐的感覺⋯

六一,馬來西亞